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讀者文摘 > 

瀟灑醉一回

來源: 作者:

阿皮不嫖不賭不抽煙,就是戀一口小酒兒,高興時舉杯暢飲,煩惱時借酒澆愁,平常日子里更是變著法子找借口喝。

阿皮有喝酒的天賦,從穿開襠褲時就跟著他老子沾酒,一直喝到長成個五尺大漢,什么鉆桌子就地倒或者哭鬧打人耍酒瘋的事兒,愣是從沒在他身上發生過。他說要創終生不醉的吉尼斯紀錄,他老婆小蘭撇撇嘴說他吹牛,他急得賭天賭地地跟小蘭打手擊掌,說如果哪天真要喝醉了,立馬就戒酒。

這天中午,阿皮邀礦上幾個哥們到家里來小聚,小蘭覺得拿阿皮平時喝的小燒待客不成敬意,就特地到街口新開的煙酒店去買了幾瓶酒來。

老婆這么給面子,阿皮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,于是和哥們喝酒時就不由多貪了幾杯,待弟兄們東倒西歪散去后,他心滿意足地一頭栽倒在床上了。

這一睡阿皮可就睡過了頭,睜開眼睛一看,發現天已經全黑透了,他心說:“壞啦!”慌慌張張從床上跳起來,急匆匆就往礦上趕,結果還是誤了接班的鐘點兒。

阿皮想偷偷隨車下井,誰知礦主劉黑金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,陰著喪門臉,扯著公鴨嗓兒,朝阿皮喝道:“你給我站住!隨便誤工,影響生產,你被解雇了,該上哪涼快上哪涼快去吧!”

阿皮一聽急了,趕緊認錯:“劉老板,我錯了,我認罰。看在我是頭一次誤點的份上,您就高抬貴手吧!”

可劉黑金卻鼻子一哼,陰陽怪氣地說:“認罰?可以,就罰你給我在礦上白干一年。”

阿皮一聽,這哪是人話呀?當即脾氣就上來了:“劉老板,有你這么罰的么?憑什么我要給你白干一年?”

劉黑金蠻橫道:“憑什么?就憑這礦是本大爺的。我的話就是章程,我讓誰咋樣誰就得給我咋樣!”

阿皮哪里忍得下這口氣?一甩頭上的安全帽,怒喝一聲:“我不伺候你總可以吧?你把欠我的工錢給我,我立刻走人!”

礦上已經四個月沒給工人開工資了,可此刻劉黑金卻蛤蟆眼一瞪,說:“誰欠你錢啦,你小子想訛人是不是?你給我滾!”

看著劉黑金這副無賴相,阿皮氣得照準劉黑金的臉就是一拳“沖天炮”,把他打出去好幾米遠,摔了個四腳朝天:“哼,你這個昧良心的家伙,就當我的工錢給你當藥費了!”

就在這時,阿皮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一陣大呼小叫,他回頭一看,是劉黑金手下的一幫打手聞訊趕來了。阿皮想:雙拳難敵四手,好虎架不住群狼,我不能吃這眼前虧呀!于是趕緊躬身往岔道上躲。黑燈瞎火的,阿皮慌不擇路,剛跑了幾步就“撲通”跌進一個深坑,他索性就勢趴在那里,總算躲過了那伙人的追殺。

阿皮喘過氣來后,突然覺得額頭上有些黏糊糊的,用手一摸,這才發現都是血,想必是剛才跌破的。被劉黑金炒了魷魚,訛了工錢,還受了如此大傷,阿皮心里真是氣不打一處來!他升井后來到街上,先找個小診所把額頭的傷口處理了,然后找了一家小吃店,要了一斤小燒,一杯接著一杯地喝開了悶酒,直喝到人家店家要關門了,才搖搖晃晃地往家走。

一肚子的酒精,滿腦袋的心事,阿皮迷迷糊糊地一路搖晃著走啊走,猛抬頭,發現自己怎么竟走進了一條陌生的胡同?他不由懊喪地啐一口,再往回走。可誰知走啊走,走來走去又走回到這條胡同里來了。“邪門兒,今天八成是碰上鬼打墻了!”如此再三,阿皮這才驚訝地發現自己今晚糊涂了。于是,他索性不走了,靠墻站下,拿出一支煙叼在嘴里,掏出打火機來點火。

可今晚也真是奇了,阿皮“啪啪啪”一連打了三次火,都沒能把煙點成,火剛送到嘴邊就滅,他氣得只好把打火機拿在手里甩了又甩,準備再打。就在這時,突然有一只手從后面伸過來,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。阿皮嚇壞了,不由打了個寒戰,跳開一步回頭看去,只見一個帽檐壓眉、衣領擋臉、戴著墨鏡的人,不知啥時候已經朝他貼了上來。

“墨鏡”把手里提的一個密碼箱舉起來,在阿皮眼前晃了晃,壓低聲音說:“錢我帶來了。貨呢?貨在哪兒?”

阿皮被搞得一頭霧水:真是碰到鬼了!

Tags: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xucylo.live/duzhe/158444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猜你喜歡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推薦故事
体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