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讀者文摘 > 

精心策劃

來源: 作者:

張平新婚不久,就獨自去一個沿海城市打工,在和平路42號租下一間房子作為落腳之處。和平路是城鄉結合部的一條老街,42號里一共住了十一戶人家,每家房子都很小,不過十來個平方,而且住在這里的大部分都是外來的租房戶,他們共用一個門牌號,共用一個小庭院。

張平每天早出晚歸,干活很賣力,他想趁自己年輕多掙些錢回去,把老家的房子翻修一下,還要給即將出世的孩子以后的教育多掙一點學費。但問題是張平這個人好喝酒,人說多喝酒誤事,這不,一天深夜張平喝酒喝得找不著北,42號里的一溜平房看上去都差不多,他半夜三更回家竟摸錯了門,摸到女房東歐小雨那里去了。

歐小雨已經和丈夫離了婚,一個人住著,她剛把門一打開,張平就一把將她摟住了,一個是徐娘半老的過來人,一個是新婚不久現在卻獨居一室的年輕男子,于是在歐小雨半推半就之后就成了事,而且這以后他們倆就收不住了,多次偷偷摸摸地攪在一起。

可沒想歐小雨后來竟存了要和張平談婚論嫁之心,張平不樂意了。張平覺得自己雖然是一個打工仔,但現在已經混到了部門經理的位子,家里的嬌妻也是鄉里一枝花,而歐小雨不過就是發廊老板一個,又比張平大十來歲,他怎會自貶身價和這么個女人做夫妻?要喝牛奶,也不用把奶牛牽回家吧?

張平一次次推脫,還好幾次塞錢給歐小雨,可歐小雨都不依不饒,還以張平那天晚上丟下的一條內褲作為證據,要挾張平說不結婚就以強奸罪告他。張平恨得咬牙切齒,他想除掉歐小雨,又怕明火執仗地行兇會被警察抓獲,一命換一命他可不干,在沒有絕對把握之前,他不想輕易動手。

這天,張平正在和弟兄們喝酒,手機響了,他一看來電顯示,是歐小雨打來的,就連忙放下酒杯,來到門外接聽。他對手機那一頭說:“小雨呀,我正在吃飯呢……壞了?先把總閥門關了,明早我再給你換,就這樣。”那邊歐小雨還在絮絮叨叨地說著,這邊張平一下就把手機關上了,心里罵道:“臭娘們,最好被淹死!”

其實,歐小雨是因為家里的水龍頭壞了,漏水不止,她讓張平去看看,可張平直到晚上將近十二點才回家。走進42號院里,他見歐小雨家窗戶緊閉,里面漆黑一團,確定她已經睡了,這才悄悄進了自己的屋。

因為喝了酒,張平口渴得厲害,想喝水,提起暖水瓶搖搖,里面空空的,他便來到廚房,打著了火頭,把水壺放到水龍頭下準備放水,誰知水龍頭只滴了兩三滴水出來,接著就是隱隱的空氣回聲,張平這才反應過來:歐小雨家的水龍頭壞了,是自己在電話里叫她先把總閥門關了的,咋一轉身自己反給忘了?

張平恨恨地扔掉水壺,罵罵咧咧道:“斷水,斷水,哼,干嗎不斷氣呢?”但是當他看著眼前的水管和煤氣管時,腦子里突然靈光一閃!他跑到院子里一看,見各家的窗戶里都是黑洞洞的,寂靜無聲,于是就又回進廚房,找出一根塑料軟管,把煤氣管口和自來水管的水龍頭聯在一起,擰開了閥門。他斷定,如果不出意外,他家管道里的煤氣,這時候應該順著空自來水管,暢通無阻地進入歐小雨家了。

但是,張平忽然又把閥門擰緊了。倒不是臨時改變了主意,而是他想到了一個問題:這院子里所有人家的自來水管全是通的,現在總閥門雖然關了,但萬一哪家廚房里的閥門開著,那煤氣豈不是也要進入到那家去,自己這不是在濫殺無辜嗎?還有,歐小雨家的水籠頭此刻到底是關著還是開著呢?

張平猶豫了一會兒,最后還是讓殺歐小雨的惡念占了上風,他決定孤注一擲,于是便去打開院子里那個自來水管的總閥門,他這是要試一試,聽聽誰家的水龍頭沒關。

張平豎起耳朵,仔細地聽著,在這寂靜的深夜,只有歐小雨家的水管里傳來“滴滴答答”的流水聲,特別清晰,其他人家的水管里都鴉雀無聲。這下張平放心了,他重新把總閥門關好,回到自己屋里,把各個細節又琢磨了一遍,確定萬無一失后,這才再次去把煤氣閥門擰開,聽著煤氣在管道里奔走的“吱吱”聲,臉上露出了陰冷的一笑。

隨后,張平就出了門,站在門口仔細聽了一會兒,見沒有什么異常情況,便掏出手機,故意大叫:“王胖子啊,好,我過來,馬上!一會兒去吃宵夜!”

張平這話剛落音,就聽傳來鄰居趙嬸的聲音:“我說張平,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?輕點兒聲好嗎?別把我家小胖吵醒。”

張平就裝模作樣地連連給趙嬸賠不是:“是是是……哎,趙嬸,我出去玩去了,對不起,真是太對不起了!”

張平這是在給自己制造“不在現場”的證據,隨后,他就一路趕去敲開王胖子家的門,又叫來幾個朋友,一起玩起了麻將。中途,張平找了個借口溜出門,在巷口的IC電話上撥了一個歐小雨家的電話號碼,聽筒里振鈴聲一下接一下地響,就是沒人接,最終自動斷了線,張平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,舒了一口氣,又快步回到王胖子屋里,一直玩到凌晨四點才回家。

走進院子,院里靜悄悄的,和往常沒有什么兩樣,張平悄悄走進廚房,把煤氣閥門和水龍頭都關了,把那根塑料軟管拔下來,卷成一圈收拾好,又仔細地前后左右看了一遍,覺得再沒有什么可疑之處了,才到自己屋里倒在了床上……

張平盡管很困,但他不能睡,因為還有一個細節沒有處理好,那就是歐小雨家的煤氣開關現在是關著的,這怎么會使人中毒?這是一個很大的漏洞,他必須等待時機,適時出手,把這個細節處理好,這樣,就算警方懷疑歐小雨是他殺,也不關他的事,反正他有在歐小雨死亡時候不在現場的證據。

張平不停地抽煙,打起精神等待著。五點半光景,天還沒亮,張平將身子隱在門后,一邊往門外張望,一邊豎起耳朵聽院子里的動靜。最先是趙嬸家里的燈“啪嗒”亮了,一會兒趙叔走出屋,去開院里自來水的總閘門,這以后,有幾戶人家也先后亮起了燈,隨后去廚房漱洗、燒水、燒早飯……

大約半個小時后,有人發現歐小雨屋里有水直往外漫,大叫起來,可上去敲門卻沒人應聲。鄰居越聚越多,大伙覺得情況有疑,為防意外,商量了一下,就決定撞門。

這時張平也擠在人群里,門一撞開,一股煤氣味撲鼻而來,張平于是第一個就沖了進去,嘴里叫著“快關掉煤氣”,就直奔廚房,把煤氣關了。歐小雨家的煤氣開關其實本來就是關著的,被張平這么一關,他擔心的最后一個細節就這么天衣無縫地被處理好了。

緊接著,有人打了110和120,幾分鐘后,警車和救護車都趕到了,歐小雨其實早就斷氣了,這是鄰居們想不到的,而恰恰是張平心里最盼望的。

下午,有兩個警察把張平叫去了派出所,說是協助調查,他們拿出了紙和筆……

Tags: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xucylo.live/duzhe/158481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猜你喜歡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推薦故事
体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