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歷史故事 > 

彭德懷最后的兩個月:我死不瞑目-歷史故事-最新歷史故事分享-《故事詞典》

來源: 作者:劉蒞杰

  、號病人

  年月,我接到解放軍總政治部的調令,從武漢軍區總醫院調到北京解放軍總醫院(醫院)

  年月上旬,院領導安排我到該院南樓病室工作。病室是當時南樓設在外科樓的唯一一個高干病區,坐落在外科樓的四層西南角,主要收治部隊副軍職干部和少數當時所謂有問題的軍隊及地方領導。

  那時,我是住院醫師,分管六七個病人,其中床的那個病人叫號。經科室領導介紹,號就是廬山上跌下馬來的彭德懷。因彭德懷在政法干校時的代號為號,來醫院住的是病室,故被中央專案組定為號。

  彭德懷,那個身經百戰、威震敵膽、戰功顯赫的元帥?毛澤東曾賦詩誰敢橫刀立馬,唯我彭大將軍贊頌過他,此時卻成了專政對象。接受如此特殊而又神秘的任務,我心里不免一陣緊張。然而,無條件地執行命令是軍人的天職,不能推辭。

  科室領導及專案組人員反復對我強調:你是一名醫生,任務就是治療病人。對彭德懷的治療,該怎么治就怎么治,該用什么藥就用什么藥,有問題按級請示報告;醫護人員進屋查房,不得擅自和他談話,不應回答與診療無關的事情;除有關醫務人員及專案組人員外,任何人不得進入該病房;床的房間里有看守人員小時晝夜值班,非醫療需要,不讓他出病房;要注意保密。

  、看不出他曾指揮千軍萬馬

  接班后,我認真地聽了交班醫生的介紹,又仔細地復習彭德懷住院以來的病歷,得知他的詳細病情:

  彭德懷是因便血十余天,且越來越嚴重,上廁所都起不來,于年月日晚時許,被監護人員攙扶著走進南樓病室的。初診為直腸癌。月日,醫院正式通知中央專案組,號必須盡快手術,否則有生命危險。

  專案組只好打報告請示周恩來總理。周總理批示:彭德懷同志的問題還沒有搞清,手術不要受到影響,一定要做好。醫院落實周總理的指示,立即投入到手術前的準備工作。

  月日,醫院為彭德懷做直腸癌手術,術中發現癌癥已轉移,隨即切除腫瘤,并在左下腹造人工肛門。

  我第一次進號的病房,是和病區正、副主任一起查房時進去的。彭德懷半坐半臥在病床上,他那稀疏枯白的短發,那倔強的消瘦的鐵青的方形臉龐,那深沉有力且蘊含著幾分憂郁的眼睛,那寬厚的總是緊閉著的微微向下彎曲的嘴唇,那高高突起的喉結,呆滯而憂郁的神情,似已病入膏肓。

  他身上穿的是一套破舊的黑棉襖、黑棉褲。顯得平平常常,普普通通,絲毫看不出曾是一位指揮千軍萬馬的英雄。

  我也沒有想到,這位叱咤風云的元帥已經走到了生命的最后兩個多月。

  、我是廬山上那個彭德懷

  彭德懷的病房是病區西邊的最后一間,這間十余平方米的病房里,門窗緊閉著。靠近床尾佇立著一位面無表情地緊盯著他的軍人,一個班的戰士一天小時三班倒地看守著他。房間里除了幾本《毛澤東選集》及幾張過時的《人民日報》、《解放軍報》外,顯得空曠陰冷。

  為了限制他的活動,他想寫字,不給筆,他想聽廣播,沒有收音機,屋內更顯得冷清和死寂。

  也許看到我是新來的醫生,他指著床頭病歷卡片對我們說:我不叫這個號,我是廬山上那個彭德懷!

  沒有人敢搭腔。他就自顧自憤憤不平地說下去:我在廬山會議上沒有錯,我錯在哪里呀?我寫信給主席,符合原則,我是根據國內情況和即將召開的廬山會議的內容而寫的,是給主席作參考的,為什么竟說成意見書呢?說我懷有什么陰謀,有計劃、有組織、有綱領、有目的都不對。但我是有準備的,準備什么呢?準備開除黨籍,準備和老婆離婚,準備殺頭!我從來不怕死,我可以毀滅自己,但決不出賣自己。說完了便仰天長嘆。

  此后,我時時刻刻感到肩上的責任和壓力,所以一直戰戰兢兢,如履薄冰。

  此時,手術后年零個月的彭德懷,癌癥已擴散到肩部、肺部及腦部,身體每況愈下,受盡病痛折磨,很痛苦,但他對自己的病總是置之度外。

Tags: 歷史故事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xucylo.live/lishi/gs/158819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体彩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