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經典語錄 > 

柔軟的光陰

來源: 作者:

  父母老了,終于對我,開始有了一點妥協,不再粗暴野蠻恨不得替我規劃所有人生。或者我也已經不是幾年前執拗的自己。    

世上有一門忠烈,也有一門豪杰,家族特質這個東西多少有點遺傳。要說我家有什么特質,想來想去是三個字:不耐煩。往好了說,我家三口人都是直脾氣,不帶拐彎抹角。往壞了說,這三個人性格全都差勁得要死,自以為是又自作聰明,對生活中的一切,總顯得那么武斷魯莽不自知。    

我是在最痛苦的青春期了解到這一點的,當時覺得自己像樹上那片最倒霉的花瓣,不偏不倚掉進了糞坑。這是個多么殘暴的家庭,父親和母親最喜歡作的回應就是:“不!”他們幾乎反對一切,比如我說想出去走走,得到的回答是不。我想買個隨身聽,回答依舊是不。就連吃晚飯時說菜好像有點咸,他們也是異口同聲:“怎么會?一點沒有多放鹽!”    

父親認定自己的一切都是對的。他常年出差,雖然也說說云南的天怎么藍,廣東的水多么綠,等我說也想出去看看,他立刻附送一條自己的人生經驗:“別去,千好萬好,還是自己的家好。聽我的,沒錯,還有哪兒我沒去過?”就這樣,18歲之前我甚至沒出過上海市區。    

我母親則喜歡武斷地認為別人的一切都是好的。她看到鄰居女兒穿了新裙子,隔天買一條一模一樣的送我,理由是:“你怎么可能不喜歡?”聽到別人的兒子考上了某某大學,回來就下令:“你也考那里吧,那里好。”但凡別人說過用過的,她都覺得有十二萬分的好處,借了別人的經驗回來優惠自家,實在很劃算。    

正當壯年的時候,他們是一對無法跟小孩有什么交流的父母,只要你違背一點兒圣意,兩個人腦筋里是全然的想不通,恨不得馬上回到父母之命大過天的年代。    

很多年后,我發現他們變了。以前我每次出遠門,母親在電話里說的都是:“有什么好玩,趕緊回家。”今年年初去東南亞待了一個月,她居然沒有催我,而是有點兒羨慕地說:“真好,上海真冷。”間或還叮囑我:“在泰國可以多喝點牛奶,回來沒得喝。”我說不如明年冬天你也去過冬,她再也不像很多年前將頭搖得像撥浪鼓,居然有了點躍躍欲試。    

我父親向來不喜歡我的任何一個男友,每次帶回家,他都使勁搖頭,鼻子里哼著:“你們不會有什么結果。”但去年帶新男友回家,他破天荒開了瓶酒,要跟人家喝一杯。他們老了,終于對我,開始有了一點妥協,不再粗暴野蠻恨不得替我規劃所有人生。或者我也已經不是幾年前執拗的自己,活著活著,人的耳朵都開始變軟,什么樣的春風都可以往里吹一吹。    

我疑心父母是因為年紀大了,才不得不放下固執己見。說到底,世界已經不是他們的了,再沒有魄力不耐煩地否定一切。這多少有點讓人傷心。當我又一次在飯桌上開口說菜咸了時,我父親喏喏道:“嗯?怎么又咸了?是我沒做好,起鍋太急沒攪拌勻……”    

多年彌漫的硝煙終于從我家散去,一家人和和氣氣,成了三個面目和善的成年人。

Tags: 經典語錄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xucylo.live/yulu/158805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推薦故事
体彩开奖号码